吃橘子的Mikan

(๑• . •๑)

哎,我告诉你,这个特别好吃

他们太可爱辣

【双宰】Children's Day

※武侦宰和首领宰双胞胎兄弟设定
※六一贺文
@山中林下 的脑洞,联文
※说不清是哪个世界线(ಥ_ಥ)
※ooc注意!
※首领宰真的让人心疼,所以很希望有个了解他的人来爱他,但是剧里能真正理解太宰治这个人的,也只有他自己了吧

开门,社区送温暖。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推开办公室的门,意外的发现出现的并不是外卖小姐姐,门口的青年和自己有着相同相貌,笑容却有着不同于自己的,令人无比厌恶和艳羡的温暖,可能是由于他怀里抱着的一束康乃馨太过美丽的缘故吧,太宰竟不舍得将他拒之门外。

“我可不觉得是武装侦探社派你来给我过节的。”首领露出了他惯常的虚假笑容,在对面那个男人眼皮子底下,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虚伪的令人讨厌。但是他也不愿意露出软弱的表情,怎么能说出口呢,他一向对这个和他共享一个名字的双胞胎哥哥抱有一种混杂了依赖和憎恶的复杂感情——尤其是在知道这个哥哥是敌对组织的主力成员,且与叫织田作之助的男人关系良好的时候。“说吧,武装侦探社有什么来意?”虽说武侦和港黑最近关系缓和了很多,但也还没到节日会互相送祝福的程度。

“一定要有公事才能来找你吗,我亲爱的弟弟?”青年笑嘻嘻的,从太宰的肩膀旁边挤进门,东张西望,“哇,现在一看你这个办公室真的好大啊,我走之前森先生还在的时候就觉得了,但是在武装侦探社呆时间长了,果然还是弟弟你这里住着舒服啊!”哥哥和自己性格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甚至比自己更难对付,所以太宰面对这个哥哥时,总是觉得十分恼火。

“如果你没事的话,就快点走吧,真不知道赖在我这里有什么好处,想窃取港口黑手党的机密?抱歉,就算是我亲爱的哥哥你也是拿不到的。”太宰没好气的说,他也懒的伪装什么了,反正哥哥和自己很像,而且不仅身高要高一些,也比自己更聪明,耍手段自己是玩不过他的。

“我觉得你的办公桌上可能需要一束花,所以就过来了。”砂色风衣的青年突然搭住了太宰的肩膀,“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后悔,我们从小就失散了,记忆中我都没有一个节日是和你一起过的。真可笑不是吗?我们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吗?”他双手搭在太宰的两肩,微微屈身迁就太宰的高度,鸢色的眸子里写满了热切与真诚。

太宰忽然就觉得眼睛酸酸的,他拼命的眨眼,但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右眼的绷带被打湿了。真是的,好丢人啊!

“哥哥!”太宰不由叫道。

“嗯?”青年温柔地应着。

“哥哥来了……我其实好开心的……从来没有人把我当做孩子看待,我不喜欢他们把我当孩子……”太宰泪水汪汪地投到青年的怀里“但是哥哥这样……我不讨厌!”

“是啊,所以要一起去游乐园吗?今天可是儿童节!”青年的语气由轻柔变得欢快,似乎对这件事期待已久了。

“不要……太孩子气了,我可是港黑的首领,会被别人看到的。”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这次两人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仿佛可以点亮一个下雨的早晨。

【织太】太宰的日记(2)

 上次的脑洞后续
很久以前看到过一部动漫,好像比较冷门,叫做 死后文 很喜欢这种设定所以希望在死后世界的织田作也能回应哒宰的这份心意。
大概每次都会像这样更很短-_-||

说来也奇怪,织田作之助在对mimic作战中阵亡的那一天,太宰治明明是无暇顾及其他,飞也般地赶到那栋房子去的,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不仅是织田作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和他们最后的言语交谈,甚至于沿途的景物,路人的对话,回想起来都清晰地如一部正在放映中的电影。没有任何细节的流逝,良好的记忆力对独自活下来的人,是多么残酷啊!  

那一天的晚霞真的很美啊!明明当时伤心痛苦到晕眩,现在已经能注意到这一点了吗?太宰苦笑,无论哪种记忆都让人不想反复回想起呢!

其实太宰治并不是一个过于深情的男人。只是在那几年习惯了有织田作陪在身边,习惯于任性把自己那些古怪的想法和小情绪一股脑地全讲给织田作听。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蓝眼睛,从来不会吐槽和抱怨他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初识织田作的时候太宰也怀疑过,总是重点偏移以及完全不懂吐槽的男人真的存在吗?那个叫织田作之助的男人究竟是真的不会吐槽,还是看透不说透,懒得吐槽呢?变得熟悉后,太宰才发觉那个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男人是真心觉得他那些孩子气的想法很有道理的。

不过正因如此太宰才会喜欢织田作啊!太宰是在喜欢上他之后,才开始这样叫他的。因为他是世界上独属于太宰治一个人的织田作之助。

现在的世界上也不会再出现第二个织田作,愿意接受并去爱太宰心中那么孩子气的一部分了。

反正那个人就算活着也不会反驳我,那样的话,就假装那么一下下,就在心里留下那么一点点幼稚和矫情的余地,即使已经身处在成年人的行列里,这也是被允许的吧!太宰这样想道。

所以即使注定是传达不到的心意,明天也给织田作写“信”吧!

死后的世界

“请问是织田作之助先生吗?”白色头发的女孩敲开一间公寓的门。

“是的,有什么事吗?”开门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看起来些困惑。

“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是从另一边的世界传来的,某个还活着的人在惦记着你,‘是一件饱含了心意的物品’我的上级是这样告诉我的。”邮递员少女面无表情地说。

“寄件人,是姓太宰吗?”

  未完待续
 
 
 
 

【织太】太宰的日记

 由今天傍晚的云产生的脑洞。
被朋友安利了文野后发现@( ̄- ̄)@啊啊啊织太初恋组深得我心啊!
捡到黑色小本本的哒宰会做些什么呢,当然是——给织田作写情书了!
只不过能不能传达到就不知道了……
会有后续的,大概-_-#毕竟只算写了一个开头
如果还有脑洞的话会比自己写日记频繁一点的频率更第二弹的〒_〒
不过我不经常写日记的说(你够了╭(°A°`)╮)……
如果米娜桑觉得这个设定还算有意思的话务必告诉我啊哈!

五月六日  阵雨

  今天傍晚,天空上的云真是美丽啊!稍早一点的时候,白色是它的主体,以白色为中心,浅蓝色,灰蓝色层层过渡着,作为背景的天空和与其紧紧贴合的高处的卷云,优雅地舒展着,延伸到天空的更远处。它是否也在你的那一方世界出现过呢?
  好想知道啊,织田作君!它们就那样静止着,但是在它们下方,有长得好像鱼骨头一般的灰色积雨云飞过呢,轻飘飘地。它们离我似乎很近,就是放风筝时风筝和人的那般距离。如果用一根线栓着,一拉就会哗啦啦掉下,我便会用桶把它们都接住,像吃冰淇淋一般统统都吃掉。
  不止是一朵哦,它们是排着队,一小片一小片地斜着从天空中路过,仿佛是在进行一场游行——有关生命的游行。整个天空都是静默的,只有……只有它们还在动,着庄严肃穆的黑衣,不急不缓,这应当是一场葬礼吧,织田作君!将迷途的灵魂从彼岸接往彼岸。我在想,被接走的他们该是多么幸福啊!
  后来天色便有些暗了下来,可太阳的余晖还透过云层,映出令人迷醉的红晕,只是很温暖却并不耀眼的淡淡金色在其中恰到好处地描了几道线。这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你了,织田作!那是你吧,不许说不是。因为我确确实实觉得看见你了——只是一瞬间的事。哎呀,我从未这么后悔过我此时不在那支送葬的队伍里,我甚至是嫉妒了,它们离你更近些!
我一直以来,都有好好按织田作说的话来做哦。就凭这一点,我也该被织田作表扬了。

  “给已死之人写信什么的,实在是浪费时间又没有意义的无聊之举。”太宰瞧瞧窗外已经全黑的天空,合上了手中黑色的日记本,上面印着‘DEATH NOTE’的字样。“但是,我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这么无聊的人了?”他自嘲地笑笑。
  如果有谁在不经意间翻开太宰治的日记本,他一定会感到惊讶,这个本子与其说记的是日记,不如说是一个叫织田作之助的男人的追悼集。很少人知道,太宰和国木田一样,也有把自己觉得重要的事记在笔记本上的习惯。他的日记本,DEATH NOTE,名字写在上面的人就会死,太宰治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的日记里从不会出现除那个男人外其他人的名字。至于织田作之助——已死之人是不能再死一次的。太宰并没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可每次想起织田作,他睡前就会在这个本子上写上几笔。算是对那个已逝故友的怀念,也算是对自己的警示。
             
                                                            未完待续
 

论敦镜和路绘的适配性
大家都太可爱了!
依照龙族小怪兽和sakura的七天恋爱的剧情剪了这个视频(ฅ>ω<*ฅ)
话说这两对还真的很合适啊!一起出去玩,镜花和绘梨衣都是吃货呢,还有我们的敦君和sakura君,陪公主玩耍的时候都好暖啊(ฅ>ω<*ฅ)
哒宰桑在里面的设定是恺撒和楚子航的角色,戏份很少啦。突然想到南大吐槽过龙三下里面这两位总是一起活动,以至于以为龙三的主角是某位名为“恺撒和楚子航”的人⊙﹏⊙b汗。所以这次就由哒宰桑一个人倾情饰演!
不知道饰演大家长的芥川君作何感想,毕竟正片芥镜是相杀啊,想营造出镜花控的哥哥还是有点违和的。
感觉有点对不起国木田君,毕竟和敦镜一起吃饭的角色……只能是明妃叔叔了吧@( ̄- ̄)@还被朋友吐槽了。
米娜桑请多多支持啦(๑• . •๑)
链接放评论里了。

【静临】随意的一个脑洞,只有开头,慎入

一时突发奇想写的一个静临的脑洞故事开头,第一次写同人,文笔拙劣,多多包涵
有ooc
不一定会有后续,但有人想看的话也许会写。总觉得写什么要是不贴出来自己肯定会犯懒,结果什么事也做不成的。

三年D班平和岛静雄喜欢二年A班的折原临也,这在来神学院已经不是秘密了。
“西子酱,为什么你总是跟在我后面,真是让人讨厌呢!”第五十六次,临也终于忍无可忍的回头,原本在他背后的金发男人暴露在了他的视线里,刚开始还有点慌乱,很快便手插口袋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该死,我怎么知道一只死跳蚤私底下会做出什么事来,要是你做的事威胁到其他人,我决不会坐视不理的!”决不会坐视不理吗?临也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静雄看不懂他的眼神。他迅速凑近静雄的耳朵旁,悄悄说了句话,静雄看临也的表情立马就变了,脸红到了耳根子。“怎么样?”临也的语气格外撩人,“西子酱,明天放学后,我等你的回复哦!”他说着快速的逃离了,留下涨红脸的静雄傻傻的站在原地。
一阵风吹过,暖暖的,带着春天的花香。临也刚才贴的如此之近,乃至于静雄可以感受到他那魅惑的吐息,而他说出的话语,充斥了静雄的脑海。
“明天晚上,你知道我住哪的吧!今天就别跟着我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名为平和岛静雄的男人长叹一口气。折原临也,真是个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小妖精啊!偏偏他吃这套,还被吃的死死的。静雄知道临也不是什么好人,也很厌恶他从事的那些勾当,但是却总是无可奈何的屈从于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任凭他惹得自己恼火,静雄不得承认自己是上了临也的当,可尽管他可以挣断最结实的绳子,也逃不开折原临也给他设的圈套。
是的,静雄会去的,他怎么会错过这样一个得到临也,征服临也的机会呢。就算只是一夜的温存,就算这种爱近乎畸形,他深深的爱着那个令他厌恶的人,求而不得,总是伴随这令人疯狂的疼痛。